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经典散文 > 叙事散文

经历惊险绝伦的旅程 ——大黄山游记之游西海大峡谷

谢光华
谢光华
2018-04-24 字数 5048

 

    2014年7月23日下午,正值台风“麦德姆”过境,黄山下起了暴雨。我们下榻的西海大饭店处于一条溪涧的两边,中间有一条走廊相连。站在走廊上,见数股山洪犹如从天上倾泻而下,伴随着虎啸雷鸣般的咆哮声,令人心惊胆战。看这强劲的雨势,我们第二天游览西海大峡谷的计划多半要被这山洪冲刷干净了。

    前两天已然道听途说西海大峡谷为黄山最险要之去处,不游枉来黄山一趟。回到宿舍,又听舍友绘声绘色地谈起西海大峡谷的惊险,我们简直要色变了。毕竟,前两天我们已经亲身领教了百步云梯、天都峰和一线天之陡峭、之惊险,而西海大峡谷真如他们说的那样有过之而无不及的话,心理上不免产生畏惧情绪,何况现在体力已消耗了大半,两个脚一万个想“罢工”,要想来日挑战更加惊险的旅程,似乎也力有所不及。

    次日一早醒来之时,天公似乎作美,雨停了,只是依然浓雾弥漫,能见度不高,这让我们大大降低了游览的兴致。且不管它,走到哪里算哪里吧,就是到附近的丹霞峰走走也不错啊。路过排云宾馆时,匆匆吃了昂贵而简单的早餐,买了昂贵而简单的雨衣,身不由己地又向西海大峡谷方向走去。听到前面早已人声鼎沸,原来不知不觉中,我们已经来到了排云亭。排云亭建在悬崖边,是俯瞰和眺望西海大峡谷的绝好位置。不知怎的,此时浓雾已变成了薄雾,一阵山风过后,大峡谷险峻无比的面貌清晰地展现在眼前。只见绝壁万仞,如刀劈斧削般,直如恶梦中上帝之手创造的一个魔鬼世界。难怪游客惊叫之声一浪高过一浪。一想到我们还要向深不见底的未知世界走去,两个脚便不由自主地打起颤来。而此时老天又故意与我们作对似的下起了雨,而且越下越大,真不知道天气预报今天为什么要这么准确。

    去,还是不去?虽然退意渐浓,但两只脚却不知何故,竟然不听使唤地朝前走去。前进吧!硬头皮前进吧?旅行的队伍中前有小孩,后有老太,不由你再转身,你若转身,堂堂七尺男儿的脸还往哪里搁?

    过了山腰,雨更大了,风更猛了,为了安全起见,我们不得不时不时地背转身子以避风雨。而身子一旦转过来,退意便再一次油然而生。

    不多时有游客回来,我猜想他们十有八九是中途打道回府的。偏偏他们嘴上却说,今天雨大风大,观光缆车可能封闭,怕下去了上不来,还是改日再来的好。改日?一生中能来几次黄山?到了此时,我们心中反而激起了一种原始的征服自然的强烈欲望,豪情顿生,精神也随之抖擞了。看来,人都一样,心要是横下来,便可以不计后果了。

    下峡谷的路——其实是栈道,果然惊险绝伦!每挪动几步都十分困难。我们几乎都无暇欣赏和记录美景,因为一往下看便会头晕目眩,只好把全部精力都放在脚下,生怕“一失足便成千古恨”哪!特别是过了二环上入口处有个地方,宽不盈尺而坡度却近于90度,那几乎是蹭着屁股一下一下坐下去的。庆幸的是当年修栈道的师傅想得周到,每到稍稍宽裕的地方便修了一个休憩之地,以便让游人调整一下过分紧张的神经和短暂恢复一下体力。

    千辛万苦终于下到谷底,此时浑身湿透,不知是雨水还是汗水。喝口水,喘口气,抬头仰望,啊呀呀,山,剌破苍天锷未残,天欲堕,赖以柱其间!凝眸处,悬崖陡壁上一条“带子”在雨雾中若隐若现,敢情那就是我们刚刚走过的“路”啊!伟大啊,自己!这是此生中所经历的最惊险绝伦的旅程啊!此时我不能不想到:一个人若能在心理上战胜自己,便可无所畏惧,一往无前,一切艰险都可踩在脚下。

    虽然可以选择坐观光缆车回去,但我们既然能下来,就相信一定能上去。所以我们毅然选择了再“走”上去。

    在回来的路上,游人少了不少,大概是被恶劣的天气挡回去了吧。在三步一停五步一歇的过程中,我们终于有心情尽情欣赏下谷时无暇欣赏的大峡谷了。大峡谷集幽奇、峻险、秀美于一身,既有千仞壁立、万壑峥嵘的磅礴气势,又有群峰竞秀、巧石如林的诗情画意。果然无处不景、无景不奇、移步换景、目不暇接,让人如痴如醉,留恋忘返。此时此刻终于体会到徐霞客当年的感叹:薄海内外无如徽之黄山,登黄山天下无山,观止矣!确实观止矣!

我们微信平台:微文美刊 / 美刊之声 / 读者园地,欢迎投稿!
点赞()
打赏()
    我要投稿
    经历惊险绝伦的旅程 ——大黄山游记之游西海大峡谷的评论 (共 0 条)
    加载中......
    发表评论

    栏目导航

    推荐阅读

    广告

    热门阅读

    扫一扫关注一线文学

    1351707022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