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经典散文 > 叙事散文

怀念有冰雪的日子

谢光华
谢光华
2018-04-19 字数 5249

最近几天气温低迷,寒风凛冽,淫雨霏霏,让人心情好不郁闷!我在想,如果再冷到零度或零下几度,有冰有雪,那该多有趣啊!只可惜,由于温室效应逐年增强,全球气温上升,我们这里已经很多年几乎见不到雪了,结冰的时间也是少之又少,所以就格外怀念小时候的冰雪天气,虽然冷,但不觉得冷,倒觉得乐趣多多。

让我们穿越到上个世纪七十年代。早晨起来,推门一望,冰天雪地,漫天皆白,这情景立即剌激了我们的感官,激发起我们天然的兴趣。“嗬嗬嗬”口里吼叫着不顾一切地冲出去,此时大人呵不止,寒风挡不住,我们心里想的只是及早去拥抱大自然恩赐给我们的美好礼物。

手拿着明晃晃亮晶晶的冰棱,犹如侠客手持长短不一的“宝剑”,“噼呖啪啦”,小伙伴根本不讲“江湖规矩”就胡乱对击起来。只是嘻嘻哈哈的样子,哪里像“高手”在“比武”呢?

“宝剑”易折易断,小伙伴就去田里,随手揭起一小块冰,往光滑如镜的冰面奋力一掷,小冰块带着“唰唰唰”的声音滑溜溜地快速地往前窜去。能把冰块从田埂的这头滑到对面那头的理所当然是“冠军”,虽然没有什么奖品,但能得到小伙伴敬佩的目光,这也足以让“冠军们”骄傲好一阵子。

玩腻了掷冰块比赛,有的小伙伴便出新招,使出吃奶的力气,揭起田里最厚最大的冰块,用稻草管坚持不懈地吹出一个洞来,然后用稻草穿起来,像凯旋的“战士”提着“战利品”一样地提来提去,得意之情溢于言表。如果谁带头把这些“巨冰”当锣鼓敲打起来,立刻,田间便充满着毫无章法的 “配唱大合奏”,经久不息。

堆雪人是必须玩的。一开始可能不知道怎么堆,怪只怪学校不开雕塑课。但有道是“打铁没样,边打边像”,众人拾柴火焰高,在“大小孩”或“老小孩”的自发指导和帮助下,雪人的轮廓渐渐明晰起来。为了使其更加“逼真”,有的小伙伴会抓来两颗木炭给他当“眼睛”,然后把一根白萝卜捅进雪人脸上当“鼻子”,再找两根长长的弯弯的辣椒按上去给他做“嘴唇”。“耳朵”是常常会被遗忘的,因为至此“雪人”已经栩栩如生了,当然如果再扣上一顶烂草帽就更形神兼备了,还能让“雪人”在阳光的照射下多呆一会儿。

雪是做玩具的最好材料,小伙伴们可以根据自己的想象捏出各种各样的东西:小狗、小猫、小牛、小车、小锄头、小箥箕、小撮斗等等,应有尽有。自以为捏得最好的小伙伴当然又要拿着他的“艺术品”走来走去在人前炫耀一番。

玩得时间长了,小伙伴们猛然发觉手已冻得通红,僵硬得有些不听使唤了。出现了这种情况怎么办?没关系,那时候几乎每个小孩都随身带着一个小火笼——一种取暖工具,外部用竹篾编织的花篮状笼框,内部为泥土烧制的盆状容器,使用时添加炭火盖上草木灰。那应该是早期的“暖手宝”了,不过比现在的“暖手宝”功用更多了。如果觉得手冷了,就把手放在上面烘一会儿,脚冷了就放脚下,肚子冷了就放肚子前,手要干活时,则把屁股坐在火笼上面给全身取暖。上学也带着,睡觉时放被窝里,很经济很方便很实用的。

冰雪给儿时的我们带来了诸多的乐趣,更给我们带来挑战困难战胜困难磨砺自己的机会。最难忘的是去学校取成绩报告单的那一次。那天真是名符其实的天寒地冻,地面上结着厚厚的一层冰,大人在上面行走都十分困难,更何况小孩。也许是出于对学习对学校对老师的热爱,更可能是受到当时墙壁上到处可见的毛主席语录“下定决心,不怕牺牲,排除万难,去争取胜利”的巨大精神鼓舞,我们不管这样的天气老师到底在不在学校,不顾大人的劝阻,毅然而然地出发了(这要是放到现在,基于安全考虑,是很多大人小孩想都不敢想的)。路,真的很难走!即使时时处处小心翼翼,还是难免摔跤。到了上坡路,就令人哭笑不得了,有的小伙伴千辛万苦上到一半,一个不留神,又滑回坡底,只得硬着头皮从头再来,即使反复两三次,却也不气馁。下坡还好一点,一路坐着滑下去,就是免不了碰得鼻青脸肿。就这样,平时用不了半个小时的路程,我们走了将近两个小时,终于到了学校。这段体验留给我们的精神财富是十分宝贵的,前几年我在倾盆暴雨中游历黄山惊险绝伦的西海大峡谷,根本不觉得有什么困难,应该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。

有冰雪的日子,真的很怀念啊!有冰雪的地方,约吗?

我们微信平台:微文美刊 / 美刊之声 / 读者园地,欢迎投稿!
点赞()
打赏()
    我要投稿
    怀念有冰雪的日子的评论 (共 0 条)
    加载中......
    发表评论

    栏目导航

    推荐阅读

    广告

    热门阅读

    扫一扫关注一线文学

    1351707022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