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经典散文 > 抒情散文

邂遇

柏毓
柏毓
2018-04-28 字数 3010

              邂遇

/柏毓

 

人世间毅然许多邂遇事,有缘分,有偶然,有的只是擦肩而过。

 

某些,抑或岁月年轮碾成灰,吹风而无影无迹;亦或记忆年轮碾磨成浆,而糊粘心底永恒。

 

然而我和老喇嘛邂逅相识,也许是前世的协定吧。每到春暖花开,绿草一庹长高的时期,总向往踏青,再望见到放羊的老喇嘛。

 

广袤的杜尔伯特草原,望眼就像铺了一片绿毯,在阳光地照射下,点点滴滴的湖泊,仿佛撒下珍珠般金光闪闪。

 

这里“风吹草低见牛羊”的诗歌毫无感悟,仰望除了蓝蓝的天空外,白云与牛羊一丝不挂。

 

我猛然醒悟,去年,老喇嘛告诉我这个季节是禁放牧期。果然这个地方是遵循国家禁令,保护生态的典范。

 

春风暖吻着我的脸庞,新鲜的气流洗刷胸肺,使浑身感觉那么轻松,那么清澈。瞬间,把城里积攒多日的压抑卸下一空。

 

我在记忆里寻找着去年曾与老喇嘛又相遇的地方。是啊,就是这个地方,小小的土包,清晰可见。

首次,与他偶遇的地方应该是那个坡岸阳面。

 

老喇嘛今年应该是九十七岁了,在耋寿之年,他老人家兀自健康,放养为乐趣,思维敏锐,朴素哲理,让我迷恋吸引,邂逅铭记在身心的某个角落的缘故吧。

 

这种缘故纠缠,丝丝牵挂因缘。偶然阴差阳错,必然情感巧合;天地交叉邂遇,划过岁月的空间;经受年轮的碾压;见风冒雨,沐浴青松,滋润心中的花季。这正如《诗·郑风·野有蔓草》曰:“邂逅相遇,适我愿兮。”《夜谭随录·碧碧》道:“奈何邂逅相遇,辄一横逆见加?”

 

每当,我给老喇嘛念那本手写的古董小说蒙文书,他老人家认真细听,听完了滔滔不绝谈论自己的人生朴素观点。

 

大千世界,人来人往,人与人的邂遇都是缘分。有的成恒星,使点亮你心里;有的成流星,使你昙花一现。有的人就成了一家亲人;有的人就成了冤家仇人。

 

老喇嘛谈道:这一些的一切都在命中的邂逅相遇。要珍惜每一份邂遇。亲人当一生的贵人,对贵人要真心真意感恩献出;仇人当一生的冤家,对冤家要化戈为帛还债付出。

 

这正是我踏青寻觅的文理:邂遇珍贵论人生,贵人相识途光明。坎坷偶遇路艰难,还清缘债身世明!

 

    写于戊戌谷雨

    踏青杜尔伯特

 

附一首诗:

  邂遇

 ★诗/柏毓★

    ^O^

杜尔伯特大草原

赞歌美称鱼米乡

邂遇一生有缘分

珍惜姻缘享终生

    *^O^*

  图片双双

 

我们微信平台:微文美刊 / 美刊之声 / 读者园地,欢迎投稿!
点赞()
打赏()
    我要投稿
    邂遇的评论 (共 0 条)
    加载中......
    发表评论

    栏目导航

    推荐阅读

    广告

    热门阅读

    扫一扫关注一线文学

    1351707022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