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经典散文 > 抒情散文

梧桐飞絮

韩丹子
韩丹子
2018-04-20 字数 3799

 

     梧桐飞絮

 
     金陵古城,马路两旁多参天梧桐。青绿斑驳的粗大树干沿着车道、人行道排排拱立,蓬蓬勃勃的枝叶隔着街面相交接,搭成廊棚,沿街而行,就像走在没有尽头的穹宇之下。季节变换,梧桐的枝枝叶叶也疏密青黄变换着,又仿佛是有意要合着人们的心境,偎贴人们的心情。
    盛夏时节是遮天蔽日的浓荫,扇形的梧桐叶层层密密遮住烤人的阳光,给路人祛除了几多酷暑。展眼尽是青绿,沁入心田的是习习凉意。只这一夏的清凉,就足以让人们对这些覆荫的梧桐树感恩戴德啦。而至深秋,梧桐的叶也适时变得金黄,疏疏落落,透出道道阳光洒在路面上,暖暖的。走在路上,人们的心里也不由得暖融融,即使悲秋的人也会不知不觉快慰起来。严冬肃杀,梧桐的蓬蓬树冠最终剩下铮铮枝骨,桠桠叉叉的,挺拔、恣肆地指向天空;梢头上却又挂出串串褐色的小圆球,像一个个小铃铛,冥顽、无羁地在寒风中晃悠。仰起头来,在高耸的楼宇映衬下欣赏这严寒中的恣肆与无羁,你瑟缩的身躯便会不由地伸展开,一切的寒凉苦涩虚怯便随之淡去了。
    然而春天的梧桐却是惹人。春潮涌动,万木复苏,满城花红柳绿,梧桐树却并不抢着发春,倒是栖在树冠上晃悠了一冬的那些“小铃铛”终是按捺不住,在春风里挤挤挨挨,蹭出许多细毛毛四处飘散,透着春阳,金黄黄,毛茸茸,细细密密,团团阵阵地滚落街边、扑向行人。于是满街的行人纷纷戚着脸,捂住衣领,怕被这些毛毛迷住眼,或钻进衣领里止不住的痒,可还是免不了头发上簪两朵“花”,衣服上叮几只“蜂”,且挥之不去。更且的是,满大街的“落英缤纷”,扫也扫不尽。而就在这落英缤纷的日子里,梧桐绽出了嫩绿的新叶,于是大街小巷又是一阵春潮澎湃。
    梧桐飞絮,或许也是闹春,只是让人觉着有些稚拙、顽劣,倒像是有意要戏谑这座城,戏谑这座城的人们,而不像花啊、柳啊会比着婀娜,比着娇艳,比着飘逸,诱得人们争相趋奉、夸赞。春风暖阳,人们熙熙攘攘出城踏青,穿过一路路的梧桐长廊去赏梅赏樱赏桃花赏海棠,当然也落不下那列属金陵四十八景的台城烟柳,却不会有多少人抬一下头,顺便看望一下这些新绿初绽而又毛絮纷飞的的梧桐。
    金陵城的梧桐,学名悬铃木,就因悬着那恼人的“铃”而名,又称法国梧桐。而真正的梧桐,则是贵为凤凰栖止之木。《诗·大雅·卷阿》:“凤凰鸣矣,于彼高冈。梧桐生矣,于彼朝阳。”如此,金陵城的梧桐还有着冒名之嫌,至少也是名分不清。然而我敬重她,得着她福荫的人们都该敬重她。她落落大方,雍容大度,宽怀厚道,不名、不争、不作,却知冷暖,解人意,乐施善。即使那稚拙的“闹春”,惹人恼,却又让人欲恨不能,就仿佛是笨人好心肠,原是要驱着人们活泛起来,别辜负了时下的大好春意。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寒水 2014.3.26.
我们微信平台:微文美刊 / 美刊之声 / 读者园地,欢迎投稿!
点赞()
打赏()

    本文作者的其他文章

    我要投稿
    梧桐飞絮的评论 (共 0 条)
    加载中......
    发表评论

    栏目导航

    推荐阅读

    广告

    热门阅读

    扫一扫关注一线文学

    13517070227